“很会拿捏他啊。”

    雨涵回头调侃,踢一踢商忆的椅子。

    商忆苦笑,低头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17:51,他告诉她他在等她,接她去吃饭。

    现在20:51。

    但没有得到催促。她能想象他面无表情等待的神态,之后沉默离开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也感到不舍。她是真的没有救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开始后悔,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难他。他原本就不完美,世界上也没有几个男生,能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对一个女孩子说出,“葬礼也和我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她是不希望他喜欢过任何别人。但也知道,他是真的可以很伤人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有希望被认为是“完美恋人”。

    她不缺无条件退让的小心爱意,十六七岁已经得到过很多。是她自己要喜欢上这样漠然但确切的性格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改变他呢?

    商忆趴在书桌上,拨动招财猫的手臂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来。女孩子一个激灵弹坐起来,但是是岑清岭。

    她连忙走到阳台去接:“阿姨。”

    那头先是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姨?”

    “一一,你太争气了。”岑清岭甚至在鼓掌,“一一,真的太争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和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虽然语调平静而冷淡,但她还是差点直接笑出声。

    想靠一一对她的敬重拿捏一一,也不想想,她怎么可能站他那边?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,阿姨。”商忆坐下,轻声道歉,“我没有经营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不起什么?”岑清岭严声否认,随后又笑,“他活该的。我当时就告诉他,如果对方是好女孩,就不要这样做事情,你以后一定会难受。他说你难受关他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这样的。”商忆笑起来,“可是阿姨,的确也是我先……”

    她关紧了门,但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。”岑清岭打断,“你的故事就是被他喜欢。他自己要喜欢你的,就要承担代价。你逼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心理负担不要那么重,一一。”对方停一停,“如果是普通认识,我也会觉得你值得。反而是他……是很优秀,但不正常。我都不喜欢和他玩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”岑清岭轻声对她解释,“他长成这个性格,我和他爸爸是有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商忆挂断电话,捧脸望着阳台外。

    原来他四五岁就不是那么正常了。

    他母亲是博学而刚毅的女人,家世出众,不愿意配合默认的社会规则,不认为有钱有权的男人出轨就可以被原谅。

    更不觉得有了孩子就要牺牲。

    季允之两岁,她就先搬去了京都,在那座古朴城市待足两年。距离够近,期间从不回国,只让两位阿姨把他带过去。

    之后又因工作需求搬到海德堡。坚持不回家,任他父亲如何恳求。

    他四五岁,不得不适应从香港飞到法兰克福的漫长航班。年纪太小,时差反应剧烈,吐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这样过去两年,他父亲和外公同时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母亲坐在儿子的病床边,最终妥协。

    但回国之后又意外得知,在这几年里,丈夫逼两个年轻女孩打掉孩子。

    她在家里嘶吼、尖叫、将大学时代写过的信件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个高攀的男人:“你当时到底知不知道,我是谁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她站起身,“我问你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他最终说:“孩子还小。”

    她捂着脸,哭到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七岁的儿子躲在门后听,在她不再发出声音后,慢慢走过来,小声告诉她:“妈妈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沉默、乖巧而天赋卓越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抱着他大哭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开始回家,无论多晚都赶回家。他们分房很久,他渐渐没有耐心。某一天晚上再次被拒绝,暴躁想要强来,被她甩了两个耳光:“滚!”

    两个人从十八岁到三十五岁,将近二十年的时光吵成一地狼藉,谁都没有注意到门口坐着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骂他“忘恩负义的男人迟早下地狱,真以为野鸡变成凤凰了”。在外面已经位高权重的男人,面目忽然就万分狰狞,伸手推她一把。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,开始激烈动手。

    他感到后悔,不敢再轻举妄动,抬手虚虚护着她。但小孩子不知道,以为父母在打架,慌乱冲进来。

    父亲不慎将他推倒,额角摔在书桌边缘。

    她连忙将儿子抱起来,又打他一耳光。

    孩子这次没有再说什么了。只是一边吃饭,一边低声告诉他们:“我想去美国上学。恒之哥那里。”

    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二十四岁,外婆卧病在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爸爸妈妈都自私。两个人都对不起你。”老人握着他的手,“你以后要好好对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是漠然。

    外婆被送回北京安葬之后,岑清岭找他谈话,苦涩笑一笑:“你要是想回美国,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置可否,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允之。”她叫住他,“那时候突然出国,是想让妈妈自由吗?”

    但没有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她问得太晚了。她已经享受了一个九岁孩子的庇护。

    他十八岁那一天,丈夫开会没有时间,她也没来得及赶到。第二天终于匆匆来迟,得知他和同学已经落地乌斯怀亚,即将跟着科考队去南极。

    他们会给他庆祝,虽然他不怎么在乎过生日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同样十八岁的女孩子,即将变成十九岁的女孩子,在他打开门的瞬间冲上来。

    十八岁开始就属于他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21:51。

    商忆低头拨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争气。”她小声说,“但是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季允之接送过她很多次,无一例外连眼神都不会留。她自己上车,下车,乖乖打招呼,或者亲一亲侧脸告别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几乎是车身停稳的瞬间,车门就被推开甩上。

    高大身影几步奔到她身边,将她的脑袋紧紧摁在胸前。

    她抓着他的衣服下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怎么了。”他的声音很低,连诚实都一如既往冷静,但她可以听出被压抑过的一点迫切,“我一整天都在想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